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4|回复: 5

世亲菩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5 00: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亲菩萨的故事
作者:圣空甘露

「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佛陀入灭后,由于弟子对教法的体会、主张不一,佛教形成部派分裂局面,而有「小乘佛教」与「大乘佛教」的分歧。然而,所谓「法本一味,无二无别」,无论大、小乘佛教,皆源于佛陀教法,其中最能贯通大小乘佛教,将佛陀教法圆融阐述并加以弘传者,当首推享有「千部论师」之誉的世亲菩萨。

世亲生于公元三二○至四○○年间,最初于「说一切有部」出家,曾因不信大乘佛教,而造论毁谤。后得其兄无著的善巧劝说而回小向大,转入大乘。后致力于瑜伽、唯识学说的弘扬,与无著并称为瑜伽行派的两大核心人物,共同举扬「有」义。

世亲出身婆罗门,从小精通因明,思辩聪敏。出家后,因涉猎经量部思想,立志改善有部教义,并将学风保守的有部论书整理成六百颂文的《阿毗达磨俱舍论》,以评破《大毗婆沙论》。此举引起外道论师婆修罗多瞋嫉,怂恿有部著名学者众贤论师造《俱舍雹论》反驳,要求与世亲面决胜负。世亲得知,留书众贤说:「我昔造论破毗婆沙义,亦不将汝面共论决,汝今造论,何须呼我?有智之人自当知其是非。」众贤读罢书信,深有所悟,乃修书嘱弟子将信及所造论书转交世亲,代为悔过。世亲获信,感慨表示:「众贤论师,聪敏后进,理虽不足,辞乃有余,我今欲破众贤之论,若指诸掌;顾以垂终之托,重其知难之辞,苟缘大义,存其宿志,况乎此论,发明我宗。」遂改题为《顺正理论》。世亲非但未著论驳斥,反将众贤《俱舍雹论》改题为《顺正理论》,流传于世,足见世亲为人之宽弘慈悲。

世亲著作丰富,早学小乘时,即撰五百部著作,改宗大乘后,又造五百论书,世人乃尊以「千部论师」。其中小乘论典以《俱舍论》为代表作,此部论书体系严谨,论旨明彻,乃了解部派及大乘佛教基本思想精华作品,自古以来即被视为重要的佛教教科书,甚至被誉为「聪明论」。大乘论书则以《摄大乘论》、《唯识二十颂》、《唯识三十颂》、《十地论》、《庄严论释》等最为精要。对于大乘经典,如《华严》、《涅槃》、《法华》、《般若》、《维摩》、《胜鬘》等,也留下大量的论释。世亲庞大著述传至中土后,形成各宗派的思想源流,如依《十地经论》成立「地论宗」,依《净土论》成立「净土宗」,依《摄大乘论释》成立「摄论宗」,研究《俱舍论》而成立「俱舍宗」,由玄奘翻译的《成唯识论》而成立「法相宗」等。世亲的千部论典,令佛教开宗立派,百花争放,绽放异彩。

佛门有云:「唯识三年,俱舍八年。」这意思是说若欲理解世亲思想,需花费十年或更长时间。世亲是印度佛教最盛时期的伟大学者,一生以笔代剑,折伏群魔,传播正法。相传世亲的亲教师觉亲大德曾被数论外道所辱,世亲便造《七十真实论》,攻破数论外道《僧佉论》,并获阿踰阇国王赏赐三洛沙金。世亲将赏金分成三分,兴建三寺。后来阿踰阇国婆罗秩底王皈依世亲为师,并令太子婆罗阿迭多从师受戒,王妃亦出家成为世亲弟子。太子即位后,母子同请世亲留于阿踰阇国接受供养。

此外,印度最著名的佛教学府「那烂陀大学」,也由于世亲得到笈多王朝两代国王的信任而扩大重建。当时大小乘学者云集,洋溢著佛教真理的芬芳,并刺激中观学派的重振,陆续出现佛护、清辨、师子光、智光等人才,再显龙树、提婆之光。

晚年,世亲作《唯识三十颂》,震撼印度唯识界,成为印度唯识思想史上最脍炙人口的一部论典,也成为后世研究唯识学的重要著作,影响后世唯识学者甚钜。世亲在八十岁时示寂于阿踰阇国。他与胞兄无著所开创的瑜伽行派,传入中国后,成为法相唯识宗,与龙树创立的中观学派并称为大乘佛教的两大学派。
世亲菩萨的故事00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5 00: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亲菩萨002.jpg
世亲菩萨
世亲(约380年-约480年):又名天亲,梵名Vasubandhu,音译婆薮盘豆,是无著的异母弟。陈代真谛译婆薮盘豆法师传,称他:'于萨婆多部出家,博学多闻,遍通坟典,师才俊朗,无可为俦,戒行清高,难以相匹。' 据说世亲为了取舍阿毗达摩一系理论,他曾匿名化装,到有部的学术中心迦湿弥罗城,学习有部教理四年,后来回到富娄沙富城,用经量部教义,批判有部,集众宣说。且随讲随写,著为《阿毗达磨俱舍论》。此论一出,颇有争论,而无能破之者,时人称此论为聪明论。世亲在北印度宣扬小乘,隐蔽大乘,其兄无著悯之,托以疾病,诱其来见,命弟子于邻室宣读《华严经·十地品》,世亲闻之,方知其兄苦心。他深悔以往弘扬小乘诽谤大乘的错误,要割舌以谢过。无著对他说:'你先前既用舌头诽谤大乘,现在何不用舌头来赞扬大乘呢?'这样世亲乃舍小入大,广造论释,宣扬大乘,而大成了唯识宗。世亲约于八十岁的时候,在阿瑜遮那国逝世,时其兄无著逝世已二十余年。他遗留的著作很多,与唯识学有关的,计有《摄大乘论释》十卷,《辨中边论释》一卷,《唯识二十论》一卷,《唯识三十论颂》一卷,《大乘五蕴论》一卷,《百法明门论》一卷等。

生平
世亲是无著的异母弟,生卒年代约在公元380至480年间。陈代真谛译的《婆薮盘豆法师传》称他'于萨婆多部出家,博学多闻,遍通坟典,师才俊朗,无可为俦,戒行清高,难以相匹。'

据说他为了取舍阿毗达摩一系理论,曾匿名化装,到有部的学术中心迦湿弥罗城,学习有部教理四年,后回到富娄沙富城,用经量部教义,批判有部,集众宣说。且随讲随写,著成《阿毗达磨俱舍论》。此论一出,颇有争论,而无有能破者,时人称此论为聪明论。世亲在北印度宣扬小乘,隐蔽大乘,其兄无著怜悯之,托以疾病,诱其来见,命弟子于邻室宣读《华严经·十地品》,世亲闻之,感到其法深妙,方知其兄苦心。他深悔以往弘扬小乘诽谤大乘的错误,要割舌以谢过。无著对他说:'你先前既用舌头诽谤大乘,现在何不用舌头来赞扬大乘呢?'这样世亲乃舍小入大,广造论释,宣扬大乘,与其兄共同创立唯识宗。他在《唯识二十论》和《唯识三十颂》中,充分阐明了他"识生似外境现"的思想,意即外境本来并不存在,由于识生起的作用,转变成为心的对象,如同病目见空花。他的这两部论颂,集唯识思想之精华,也是唯识学说发展的高峰。

学说
在《大乘百法明门论》中,他把宇宙万有分为五大类,即心法、心所有法、色法、不相应行法、无为法。心法是说以心(精神现象)为主体,包括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八种"识";心所有法是指心的作用,包括五根、五境和意识的对境十一种现象;不相应行法是一种非精神、非物质的现象,它区别于前三种法,是假立的有为法,包括二十四种现象;无为法是不生不灭的现象,湛然常住的理法,其中包括六种无为:虚空无为(认识真理犹如虚空的境界)、择灭无为(得到至善智慧的精神境界)、非择灭无为(通过神秘的直观得到真理的境界)、不动灭无为(通过深思静虑,不为苦乐所动的境界)、想受灭无为(灭断一切观念、感觉、以直观显现真理的境界),真如无为(得到真理的精神境界)。以上五位百法总括来说,就是心是识自体,心与识相应,色是心识所变现,不相应行法是区别于心、色的假立,无为法则是前四位断染成净的最终结果,无为法也以识为根本,但它是最真实、最圆满的最高真理。

在《佛性论》中,他提出五性各别说,把一切众生分为:声闻、独觉、如来、不定种性、无性有情等五类。此五者是潜藏在阿赖耶识中的种子,由于每个人所具有的善、恶种子不同,因而修持所得的结果也不相同:声闻可修证阿罗汉;独觉修证辟支佛;如来种性可修证为佛;不定种性的证果不确定,可修证以上三种之一;无性有情只具有有漏种子,因此要受业报轮回的限制,虽然苦心修持,也不能得到上面三果。这种五性各别说和古代印度的种姓观是密切相关的。

著作
世亲著作甚多,主要著作除上面提到的以外,尚有:《大乘成业论》、《大乘五蕴论》、《止观门论颂》等。还有对《中边分别论》、《摄大乘论》、《大乘庄严经论》、《六门教授习定论》、《金刚般若经论》《妙法莲华经》、《无量寿经》、《十地经》、《宝髻经》、《胜思惟梵天所问经》等的注释。据传,还有《论轨》、《论式》、《论心》等因明著作三部,梵本已佚,也无汉文译本,仅能从其它经典中略知片断。

后继
世亲学说的后继人,说法不一。在《成唯识论述记》中记载有护法、德慧、安慧、亲胜(世亲同时)、难陀、净月、火辨(世亲同时)、胜友、胜子、智月等十家;据西藏的记载,则为安慧、陈那、德光、解脱军等四大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5 00: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庄严二圣之世亲菩萨
六庄严二圣之世亲菩萨.jpg

文章摘要:世亲是无著同母异父的弟弟。前面提到无著的母亲为了能振兴大乘佛法,而发愿要生下两个儿子,世亲则是她跟一位婆罗门种性生下的第二个儿

       世亲是无著同母异父的弟弟。前面提到无著的母亲为了能振兴大乘佛法,而发愿要生下两个儿子,世亲则是她跟一位婆罗门种性生下的第二个儿子。
  在释迦世尊涅槃后的一百年间,僧团对佛法的认识深浅虽略有不同,但并无太大的出入。后期部派的出现,始自摩诃提婆(义为大天),作五事颂,标新立异,有朋其说,有言其非,从此辗转分出十八部。
  在佛灭后四百年初,古印度贵霜王朝之第三世王迦腻色迦非常信仰佛教,经常请僧人入宫,供养问道。但僧人们的回答却各有不同,他非常奇怪,因而请教当时著名的胁尊者。尊者说,各部所说虽不尽同,但依之而修,皆可成就。国王便问:既然如此,哪一部的立论最殊胜呢?尊者说是“一切有部”。于是召集一切有部学修俱胜的阿罗汉四百九十九位和大乘菩萨世友共五百人,共同结集一切有部之三藏法典。由世友主持商定、马鸣记录,结集经律论三藏,各有十万颂。其论藏即著名的《大毗婆沙》,只许在迦湿弥罗本国学习,不许外传。
  当时世亲曾经学习过有部思想,后来又学到了一些经部观点后,深感有部思想不是很完善。为了验证此事,就重新化名到迦湿弥罗去深入学习《大毗婆沙》。在四年的学习当中,常常以经部的观点破斥有部的学说。当时有一位罗汉叫悟入,就是众贤的老师,被问的难以回答,感到非常奇怪,当知道是世亲后,为免遭不测,劝其回国。
六庄严二圣之世亲菩萨
  经过此番学习,世亲菩萨对有部思想已了然于胸,对有部和经部二部观点之异同,也彻底通达。于是回国后即开讲《大毗婆沙》,将每日所讲之内容概括为一颂,历经两年始讲毕,共集六百颂,这就是著名的《俱舍论颂》。颂传到迦湿弥罗后,婆沙学人认为这是世亲根据《大毗婆沙》写的提要,是《大毗婆沙》的高度概括,很便于学人学习,因此非常高兴。但是悟入看出了问题,知道他并不是专门阐扬有部思想的,而且还有批评的内涵在内。虽然表面上是推崇《婆沙》,实际上是赞许经部的观点。凡是文字上带有“传说、传许”等字眼,即表明按有部的传承是如此说,以表示世亲本人并不如此认为。但就颂文来看,并不是很明显,可令作一解释即知。于是奉献了一百两黄金,请世亲解释此颂。世亲遂释本颂,共八千颂,就是《俱舍论》,藏传佛教称其为《俱舍论颂?自释》。果如悟入所说,以经部观点而破有部之不足。在藏传佛教正规学制中,这《俱舍论》是必学五部大论之一,是专攻四年的课程,毕业后方可考取显教格西(相对于佛学博士)学位,以难度大而著称。
  当世亲回到那兰陀寺,听说他的哥哥无著正在弘扬大乘佛法的时候,不禁哑然失笑,嘲讽说:“花了十二年时间潜入山林修持禅定,在没有任何成就的情况下,竟然开始了著书立说,即使汗牛充栋,又有什么用处呢?”由于此时的世亲尚未信仰大乘佛法,所以这样讥讽大乘佛法以及修持大乘佛法的哥哥。无著听到这个消息后,为了挽救这个思想偏激的弟弟,便派遣了两个弟子,携带《十地经》以及《无尽意菩萨所说大乘经》送与世亲。当世亲见到这两部大乘经典的时候,才得知自己犯下了诽谤大乘佛法的重罪,意欲割舌谢罪。无著说:“即使割下舌头,又于事何补呢?不如你跟我学习大乘教法,以后将大乘佛法弘扬于世。”于是,传授世亲尊胜佛母法门,以忏悔诽谤大乘的罪过,同时教其大乘佛法。
  经过学习,世亲通达了所有的经典,印度当时的学者们都赞叹说:“自从释迦牟尼佛涅槃后,再也找不到象世亲这样博学之人了。”在临终的时候,世亲口诵《顶髻尊胜佛母陀罗尼》,嫣然而逝往兜率净土。
  世亲的著作,较之无著更为丰富,素有“千部论主”之美誉。常见的有《经庄严论释》、《辨中边论释》、《辨法法性论释》、《摄大乘论释》、《说一切法唯识三十颂》、《遮外境义唯识二十颂》、《二十颂释》、《决定显示三自性论》、《五蕴论》、《释轨经部百章论》、《轨论释》、《成业品类论》、《大乘百法明门论》、《对法藏论颂》 、《对法藏论颂释》、《经论理义摄颂》、《经论理义摄颂释》、《三宝赞》、《六门陀罗尼释》、《七功德说》、《律说》、《僧规说》、《伽耶头山经释》、《十地品论》、《无尽意菩萨所说大乘经广释》、《缘起初分及分别释》、《十地品论释》、《普贤行愿品释》等。对推进印度中期大乘佛教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5 00: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著、世亲菩萨传
世亲菩萨001.jpg

  公元第五世纪,中期大乘佛学出了两个了不起的人物,是兄弟二人,均名婆薮□豆(译为无亲),以后兄改为无著,弟独名天亲,后来改为世亲,二人对发展大乘佛学起了巨大的作用。他们是北印度犍陀罗国人,原从父信婆罗门教,后归依沙门,均在有部(小乘部派之一)出家。不久二人就分开传道去了。

  无著天资独厚,具有甚深夙慧,凡所修学经论,过目即能理解。后潜修禅定,而得离欲,曾反复思维空义,总不能深解辨析,恨不得要自杀。有一位宾头庐阿罗汉,闻知此事,特来找他,给他说小乘空观,他依教修观,便得深入。

  无著虽学得了小乘空观,但是还不满意,因为还有不少疑团,仍未得到圆满通达。

  一日,他在定中用神通力上升到兜率天,见到了弥勒菩萨,于是虔诚求教。弥勒甚是欢喜,给他讲解大乘空观,这使他如拨云见日,许多疑点尽释了。从此,他就根据弥勒菩萨的教导,专修大乘空观,遇到自己不可解时,便上升到兜率天,向菩萨顶礼请教。弥勒一一为他开示,还给他详细解说大乘经义。他随听随悟,把大乘经论基本上通达了,就正式开始宣讲大乘。

  可是有不少人不相信他,认为是他自己编造的。他感到自己的威信不够,发愿要让人家深信不疑,就再升到兜率天,力恳菩萨下界宣讲。弥勒为了开导众生,立即同意了。

  自此,每到黄昏过后天空黑下来时,只见天上大放光明,弥勒菩萨脚踏五彩莲华,冉冉而下。菩萨来到说法堂上,每夜开讲《十七地经》。连续讲了四个多月,没有中断,奇怪的是只有无著可以接近菩萨,其他人只能听到菩萨的声音,偶而也可见到一下菩萨慈容。晚上由菩萨开讲,白天则有无著再为大家解释不明白的地方,数月之后,终于使广大佛教信徒接受了大乘学说。

  无著大师以后又进一步修习“日光三摩地”,经刻苦地修学,终于得到了胜果。自此,凡过去不能了悟的,皆能通达;凡所见所闻所阅的经典,悉能永记不忘。对当年释迦佛所说的《华严经》等诸部大乘经,尚有未彻底明了的,经弥勒在兜率天一一为他解说,使他完全了解,并能记忆受持。他在本国造了一个大讲堂,专门为众宣讲一切大乘经义。

  话说佛灭度后五百年,有个阿罗汉名迦旃延子,先在“有部”出家,本是天竺人,后往北印度罽宾国传道,集五百罗汉及五百菩萨合造有部《阿毗达磨》(译为“对法”,以智慧对观诸法真理的意思)。造论时曾宣告远近佛教徒,凡有人听闻过《佛说阿毗达磨》者,不管记得多少,即使是一言半语,都请记了送来。并且只要义理与有部精神不违背,即可采纳。凡所采纳的文句根据其内容分类,若是阐述慧义的,则列入慧的结目中,若是阐述定义的,则归入定的结目中。花了很长时间,共造了八结,有五万偈。此项工作完成后,又想另造《毗婆沙》释文。

  当时有位马鸣大师,是中印度舍卫国人,精通《八分毗伽罗论》(“毗伽罗”译为“声明”,是言语文字之学)及《四皮陀六论》(“皮陀”译为明智),能解十八部三藏,文才甚好,是位德高望重的圣僧。迦旃延子竭诚请他主持撰写。马鸣到了罽宾国,被迦旃延子等礼为上宾,依次由他解释先前所造的《八结》,之后便与各位大师共同研讨释文,只要达成结论,便由马鸣撰写成文。如此经历了十二年,完成了《毗婆沙论》(“毗婆沙”译为广解),约百万偈。论著完成后,迦旃延子即命刻上石碑,并订出制度,凡学得此法之人,就不得离开罽宾国;凡《八结》及《毗婆沙论》,乃至每一部份摘录,均不得流传到国外,以免被其它部派与大乘学派歪曲损坏。制度订立后,就奏明国王通过。

  罽宾国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国,王城只有一门可通。迦旃延子等法师命令夜叉神守护。凡慕名前来学法的,不予拦阻,并给供养,但是学得后就不准出国了。

  阿逾□国有一位极有学问的法师,名叫婆娑须跋陀罗,他聪明过人,记忆力特好。他很想学《八结》与《毗婆沙论》义理,并想到其他国家弘传。他为了不被识破,伪装成一个半疯半癫的邋遢和尚,来到了罽宾国,混在人群里听法。遇到集中讨论的时候,他的举止言谈,故意装得离题出格,使大家疏忽他,把他不放在眼里。他在罽宾国待了十二年,听讲了《毗婆沙》数遍,把义理学得精熟,且能背诵,便想回本国去了。他来到城门,被夜叉神发觉,将他送回讲堂。迦旃延子亲自质问,见他说话颠颠倒倒,不象一个真正学法的比丘,问他义理毫不了解,就把他放了。他再到城门,夜叉神又把他押回。他装腔作势,吵吵嚷嚷,盘问时语无伦次,一问三不知,又被放了。他又欲出城,夜叉神继续把他押回。这一次国王命令集合大众进一步盘问,他更装得疯疯癫癫,问非所答,且手舞足蹈地唱起来。大众见他这般模样,身上又发出一股汗臭味,心上早已讨厌,只略问了几句就又放了。如此数次三番,第四次他出城时,夜叉神已失去信心了,就不再拦阻,让他大摇大摆地出城。

  他回到本国,立即宣告远近,说明他在罽宾国已经学得了《毗婆沙论》义理,定期开讲,凡愿学习的即可前来听讲。一时四方学子,云集而来就学。此时这位法师年已衰老,他恐在世不久,就一面抓紧讲学,一面叫弟子立即记录,随讲随记;他再抽空整理,等到讲完,书稿也已完成了。不久罽宾国诸法师闻知此事,《毗婆沙论》已经流传到其他国家,而且没有走样,对昔日这位装疯比丘的弘法精神嗟叹不已。

  佛灭度后九百年,出了一个婆罗门外道。当时有个龙王住在频□诃山的池中,他善解《僧祛论》(译为“数论”),那外道欲学此论,就去找他。龙王常变作仙人,住在山上茅屋中修道。外道找到跏趺而坐的龙王仙人,说明来意。他来时采了一满篮鲜花,头顶花篮,绕龙王仙人一周,便掷一花,并作一偈,赞叹龙王的美德。龙王听了他的偈句,也作一偈,来破他的偈义,并拾花还掷外道。于是外道又立偈语,把篮里鲜花掷于龙王。如此且立且破,一篮花尽,咏叹的偈文也完成了。龙王佩服他的诚恳和聪明,终于同意给他讲说《僧祛论》。但感到他相当骄傲,就预先立下誓约,声明“我说的《僧祛论》不得任意改动”。外道连口答应。于是龙王一面讲,外道就一面记录。凡龙王未讲及义理不清楚的,外道便一一予以补充改正。等到龙王讲毕,外道的记录也完成了。龙王取过稿件审阅,发现有被改动之处,不愉快地说:“我叮嘱过你不得任意改动,你为什么不守诺言?”外道巧辩说:“师是嘱我论完成后不要改动,未嘱我在说论时不要改动,而且请师仔细看,我在论义上根本没有改动。”又说:“请师放心吧,以后决不会再改了,只要我本人在世,也决不让任何人损毁此论。”龙王听了他的保证,同意他将论稿带去。

  那外道得到《僧祛论》后,真是趾高气扬。他夸口说:“而今盛行于世的莫过于释迦的法了,可是如今我已得了《僧祛论》,可以叫他们让位于我了!”他踌躇满志,来到了阿逾□国王城,闯进论议堂,头击论议鼓,大声地喊道:“我要与沙门弟子辩论,假使我输于沙门,可以斩我脑袋;可是假使沙门输我,亦须斩首。”

  国王召见外道。外道说:“您是一国之主,应该心无偏向,对沙门与婆罗门一视同仁;对两家所传之法,要站在公正的立场,辨别一个高下。如今我要与沙门学子辩论,决一胜负,各须以头为誓,陛下须要公平作证。”国王本来偏向沙门,见这外道这般傲慢,知他不是沙门对手,当即同意。

  哪知著名的天亲法师等恰好到外地去了,只有佛陀蜜多罗法师在国内。他虽然学识渊博,但年已老迈,智力迟钝,不堪胜任辩论。老法师想:我沙门健将都不在,而这外道又如此骄横,只有我来应战了。他奏明国王,国王也有些耽心,问道:“长老,您年迈了,能胜任吗?”老法师说:“不妨。”于是定下日期,召集沙门外道于论议堂上,展开辩论。

  那外道问:“老比丘,是你先立义?还是先破我义?”老法师说:“我佛法浩如烟海,无所不容;你外道犹如泥块,入海便沉,随你自己意吧。”外道说:“别夸口了。是我挑战的,让你先立义,由我来破吧。”老法师就立“无常”义说:“‘一切有为法,刹那刹那灭。’你且破来。”外道冷然一笑说:“这有何难!”当即破之,接着便朗诵自己的《僧祛论》,叫老法师破。长老没有见过《僧祛论》,又前听后忘,答不上来,结果负了。外道装作宽容地说:“你原是婆罗门种,我怎忍杀你头,可是又誓约在先,不得不罚。这样吧,你让我鞭挞数下,权作表示一下吧。”说罢举鞭就打。打罢大笑而去。

  那外道得此胜利,以为折服了沙门,洋洋自得!他来到频□诃山,没有找到龙王,就走进一个石窟内,用咒言召来夜叉神女,吩咐道:“我将身变岩石,永不毁坏,你给我将巨石封闭石窟吧。”神女唯唯应命。那外道遂舍命变石。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原来他曾经向龙王表示过:“只要我身不坏,我所学得的《僧祛论》亦不让毁坏。”

  不久,天亲法师回到阿逾□国,闻知此事,十分气忿!他将刚传世的《僧祛论》阅了一遍,即派弟子到频□诃山,寻找外道,准备再开辩论,挽回沙门影响,并雪长老受辱之耻。使者打听到那外道已化成石头,回来禀告。天亲法师知道之后,就着手撰写了《七十真实论》,专破外道的《僧祛论》,论著从头至尾,把《僧祛论》的论点驳得体无完肤。著作完成,广为流传,公开号召婆罗门与诸外道,大胆出来辩论;并声明我们是学术上的争辩,目的是搞清孰是孰非,不必以性命赌赛。天亲法师是当时沙门权威之一,诸外道见《僧祛论》已破,那傲慢的婆罗门又离去了,还有谁敢出来辩论。国王欢喜,赏天亲法师三万金钱,法师就在国内起造三寺,并将《僧祛论》及自己所破之论著,刻印流传。

  接着,法师就在国内开始大弘正法。他先学习《毗婆沙论》,学通以后,便向大家讲解《毗婆沙》义。每日一讲,即造一偈,并将偈句刻在赤铜叶上,挂于每只象身,天天击鼓宣令,号召各方学子出来破偈,有谁破得偈者,情愿拜之为师。一共造了六百余偈,尽释《毗婆沙》义理;自始至终,无一人能报名破偈,这就是天亲法师所著的《俱舍论》偈。全偈完成,法师又慎重地派人送到罽宾国去,请求各位毗婆沙法师指教。诸法师诵了皆大欢喜,谓我正法已得广传;但偈语玄理太深,不能尽解,最好请法师再撰长论阐释。天亲法师同意,当即另撰新著,凡有玄奥难解之处,便以经部义理释之。全着完成,名为《阿毗达磨俱舍论》(译为“对法藏”),就派人送到罽宾国去。

  阿逾□国王,原令太子就天亲法师受戒,后王妃出家,亦为法师弟子,太子登基以后,母亲恭请法师长住阿逾□国。国王的妹夫是位婆罗门上师,善解《毗伽罗论》,他回到阿逾□国,见到天亲法师受到如此重视,心生妒忌,对天亲法师说:“你虽然能破《僧祛论》,可是我看了你《俱舍论》的义理,远远还没有超出我《毗伽罗论》,你若能破我此论,就显出你们沙门的高超了。”天亲说:“佛法是当今最高超的哲理,不然我这昔日的婆罗门就不会归依沙门了。”自此,天亲法师又造新论,把《毗伽罗论》三十二品,从头至尾破析得一无是处。那婆罗门上师无法反驳,口上服输,心内妒恨,暗暗派人到中印度恳请有名的僧伽跋陀罗大法师前来破《俱舍论》。这位法师到了阿逾□国,写出两论,一为《光三摩耶论》,有一万偈,阐述《毗婆沙》义理;一为《随实论》,有十二万偈,专破《俱舍论》义理。作品完成后,要求与天亲法师对面辩论。天亲看了他的论著,知道根本没有驳倒他的论点,但他不愿再引起一场辩论,就推却说:“我过去撰写解释《毗婆沙》的作品,没有提出和你对辩,现在我认为仍以不辩为好。我们可以把这两种作品流传世上,谁最具有真理,让大家去评论吧。”那法师无奈,只得回到本国去了。

  上面介绍的天亲法师是谁呢?他就是无著论师的弟弟世亲。他比他兄长小十岁,聪明绝伦,识见深广,更具辩才,所不同的是他笃信小乘,精通十八部经义,善于妙解小乘学说。他始终不信大乘,认为大乘经典不是当年释迦佛亲口所说。

  这时无著法师已临晚年,专事讲经说法,宣扬大乘。他看到兄弟的作品,也听到有关兄弟的传说,很佩服兄弟的才干,只是对他不信大乘很感遗憾。他担心自己故后,兄弟可能会造论毁谤大乘,那时大乘学子无人能战胜他,因此想在生前能说服他改信大乘。他们兄弟之间感情甚笃,世亲之放弃信仰婆罗门,亦是受兄长之影响,只是后来无著接近了弥勒,改宗了大乘,而其时世亲已别国去了。无著考虑了很久,就推说病危,派人去请兄弟火速回来会一面,他觉得这是最好的机会。

  世亲闻知兄长病笃,日夜兼程赶回本国。出乎意外,只见兄长精神甚好,正在讲堂上为大众说法。他想:兄长干嘛要把我叫回来呢?他知道无著改信了大乘,现在他既在讲经,我就在窗外听一会吧。今天无著讲的是《瑜伽师地论》,世亲没有听过。他细心谛听,越听越觉大乘学说有道理,其义理完全没有脱离佛陀精神,而且大乘的不少般若妙义自己在过去是没有听过的,已感到自己确实对大乘存有偏见了。

  无著讲毕,兄弟相见。世亲说:“哥哥不是身体很好吗?”无著说:“是呀,今天还不差,可是我已老了,毕竟在世时间不长了。”世亲问:“那么你过早要我回来做什么呢?”无著说:“我们都是沙门弟子,可是你偏执一面,不信大乘,这是没有道理的。现在我刚开始讲解《瑜伽师地论》,你先听听,是否有意义?如果你认为大乘学说没有价值,我再请你立论批驳好吗?”

  世亲已初尝大乘法味,正合心意。于是天天出席讲堂,听兄讲解大乘。遇有不明的地方,晚上再请兄长开示。世亲是绝顶聪明之人,越听越领悟,不等兄讲完,已是大乘学说的信徒了。

  一天,他很悔恨地对哥哥说:“哥哥,怪我过去太固执,治学态度不严,以致没有认真研究大乘,又多次地毁谤大乘。我的罪孽深重,不能赦免!我的罪是由舌头所造的,我愿割去舌头来赎我的罪。”无著说:“兄弟,你错了,即使割掉你一千个舌头也无用处。你既知毁谤大乘罪由舌头所造,而今你认识错误了,你不会仍用你的舌头,去努力宣扬大乘学说吗?”
  自此,世亲便成了弘传大乘学说的杰出继承人。他的著作比无著更丰富,有《金刚经论释》、《习定论释》、《十地经论》、《唯识论》等,还有注释《法华经》、《缘起法门经》、《无尽意经》等许多著作,有“千部论主”的美称,对推进中期大乘学说起了极大的作用。凡大小乘学者均以他们兄弟二人的著述作为蓝本,连当时的外道对他们二人亦无不敬畏。

  吉祥圆满!
本文来源佛门网,特致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5 00: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5 00: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乘五蕴论
世亲菩萨造
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

  如薄伽梵略说五蕴。一者色蕴。二者受蕴。三者想蕴。四者行蕴。五者识蕴。

  云何色蕴。谓四大种及四大种所造诸色。云何四大种谓地界水界火界风界。云何地界。谓坚强性。云何水界。谓流湿性。云何火界。谓温燥性。云何风界。谓轻等动性。云何四大种所造诸色。谓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色声香味所触一分无表色等。云何眼根。谓色为境清净色。云何耳根。谓声为境清净色。云何鼻根。谓香为境清净色。云何舌根。谓味为境清净色。云何身根。谓所触为境清净色。云何为色。谓眼境界。显色形色及表色等。云何为声。谓耳境界。执受大种因声。非执受大种因声。俱大种因声。云何为香。谓鼻境界。好香恶香及所余香。云何为味。谓舌境界。甘味酢味碱味辛味苦味淡味。

  云何为所触一分。谓身境界。除四大种。余所造触。滑性涩性重性轻性冷饥渴等。云何名为无表色等。谓有表业及三摩地所生色等无见无对。

  云何受蕴。谓三领纳。一苦二乐三不苦不乐。乐谓灭时有和合欲。苦谓生时有乖离欲。不苦不乐谓无二欲。

  云何想蕴。谓于境界取种种相。

  云何行蕴。谓除受想。诸余心法及心不相应行。

  云何名为诸余心法。谓彼诸法与心相应。彼复云何。谓触作意受想思。欲胜解念三摩地慧。信惭愧无贪善根无嗔善根无痴善根精进轻安不放逸舍不害。贪嗔慢无明见疑。忿恨覆恼嫉悭诳谄憍害无惭无愧惛沉掉举不信懈怠放逸忘念散乱不正知。恶作睡眠寻伺。

  是诸心法。五是遍行。五是别境。十一是善六是烦恼。余是随烦恼。四是不决定。

  云何为触。谓三和合分别为性。云何作意。谓能令心发悟为性。云何为思。谓于功德过失及俱相违。令心造作意业为性。云何为欲。谓于可爱事希望为性。云何胜解。谓于决定事即如所了印可为性。云何为念。谓于串习事令心不忘明记为性。云何三摩地。谓于所观事令心一境不散为性。云何为慧。谓即于彼择法为性。或如理所引。或不如理所引。或俱非所引。

  云何为信。谓于业果诸谛宝中。极正符顺心净为性。云何为惭。谓自增上及法增上。于所作罪羞耻为性。

  云何为愧。谓世增上于所作罪羞耻为性。

  云何无贪。谓贪对治。令深厌患无著为性。

  云何无嗔。谓嗔对治。以慈为性。

  云何无痴。谓痴对治。以其如实正行为性。

  云何精进。谓懈怠对治。心于善品勇悍为性。

  云何轻安。谓粗重对治。身心调畅堪能为性。

  云何不放逸。谓放逸对治。即是无贪乃至精进依止此故舍不善法。及即修彼对治善法。

  云何为舍。谓即无贪乃至精进依止此故。获得所有心平等性心正直性心无发悟性。又由此故于已除遣染污法中无染安住。

  云何不害。谓害对治。以悲为性。

  云何为贪。谓于五取蕴染爱耽着为性。

  云何为嗔。谓于有情乐作损害为性。

  云何为慢。所谓七慢。一慢。二过慢。三慢过慢。四我慢。五增上慢。六卑慢。七邪慢。云何慢。谓于劣计己胜。或于等计己等。心高举为性。云何过慢。谓于等计己胜。或于胜计己等。心高举为性。云何慢过慢。谓于胜计己胜。心高举为性。云何我慢。谓于五取蕴随观为我或为我所。心高举为性。云何增上慢。谓于未得增上殊胜所证法中。谓我已得。心高举为性。云何卑慢。谓于多分殊胜计己少分。下劣心高举为性。云何邪慢。谓实无德计己有德。心高举为性。

  云何无明。谓于业果及谛宝中无智为性。此复二种。所谓俱生分别所起。又欲缠贪嗔及欲缠无明。名三不善根。谓贪不善根。嗔不善根。痴不善根。

  云何为见。所谓五见。一萨迦耶见。二边执见。三邪见。四见取。五戒禁取。云何萨迦耶见。谓于五取蕴随观为我或为我所。染污慧为性。云何边执见。谓即由彼增上力故。随观为常或复为断。染污慧为性。云何邪见。谓或谤因或复谤果。或谤作用或坏善事。染污慧为性。云何见取。谓即于三见及彼所依诸蕴。随观为最为上为胜为极。染污慧为性。云何戒禁取。谓于戒禁及彼所依诸蕴。随观为清净为解脱为出离。染污慧为性。云何为疑。谓于谛等犹豫为性。诸烦恼中后三见及疑唯分别起。余通俱生及分别起。

  云何为忿。谓遇现前不饶益事心损恼为性。云何为恨。谓结怨不舍为性。云何为覆。谓于自罪覆藏为性。云何为恼。谓发暴恶言尤蛆为性。云何为嫉。谓于他盛事心妒为性。云何为悭。谓施相违心吝为性。云何为诳。谓为诳他诈现不实事为性。云何为谄。谓覆藏自过方便所摄心曲为性。云何为憍。谓于自盛事染着倨傲心恃为性。云何为害。谓于诸有情损恼为性。

  云何无惭。谓于所作罪不自羞耻为性。云何无愧。谓于所作罪不羞耻他为性。云何惛沈。谓心不调畅无所堪能蒙昧为性。云何掉举。谓心不寂静为性。云何不信。谓信所对治。于业果等不正信顺。心不清净为性。云何懈怠。谓精进所治。于诸善品心不勇猛为性。云何放逸。谓即由贪嗔痴懈怠故。于诸烦恼心不防护。于诸善品不能修习为性。云何失念谓染污念于诸善法不能明记为性。云何散乱。谓贪嗔痴分心流荡为性。云何不正知。谓于身语意现前行中不正依住为性。

  云何恶作。谓心变悔为性。云何睡眠。谓不自在转心极昧略为性。云何为寻。谓能寻求意言分别思慧差别令心粗为性。云何为伺。谓能伺察意言分别思慧差别令心细为性。云何心不相应行。谓依色心心法分位。但假建立不可施设。决定异性及不异性。彼复云何。谓得无想等至灭尽等至无想所有。命根众同分。生老住无常。名身句身文身异生性如是等类。

  云何为得。谓若获若成就。此复三种。谓若种子若自在若现前。如其所应。

  云何无想等至。谓已离遍净贪。未离上贪。由出离想作意为先。不恒现行心心法灭为性。

  云何灭尽等至。谓已离无所有处贪。从第一有更求胜进。由止息想作意为先。不恒现行及恒行一分心心法灭为性。

  云何无想所有。谓无想等至果。无想有情天中生已。不恒现行心心法灭为性。云何命根。谓于众同分中。先业所引。住时决定为性。云何众同分。谓诸有情自类相似为性。云何为生。谓于众同分中。诸行本无今有为性。云何为老。谓即如是诸行相续变异为性。云何为住。谓即如是诸行相续随转为性。云何无常。谓即如是诸行相续谢灭为性。云何名身。谓诸法自性增语为性。云何句身。谓诸法差别增语为性。云何文身。谓诸字为性。以能表彰前二种故。亦名为显。由与名句为所依止显了义故。亦名为字。非差别门所变易故。云何异生性。谓于诸圣法不得为性。如是等类已说行蕴。

  云何识蕴。谓于所缘境了别为性。亦名心意。由采集故。意所摄故。最胜心者。谓阿赖耶识。何以故。由此识中诸行种子皆采集故。又此行缘不可分别。前后一类相续随转。又由此故从灭尽等至无想等至无想所有起者。了别境名转识还生。待所缘缘差别转故。数数间断还复转故。又令生死流转旋还故。阿赖耶识者。谓能摄藏一切种子故。又能摄藏我慢相故。又复缘身为境界故。即此亦名阿陀那识。能执持身故。最胜意者。谓缘阿赖耶识为境。恒与我痴我见我慢及我爱等相应之识。前后一类相续随转。除阿罗汉果及与圣道灭尽等至现在前位。

  问以何义故说名为蕴。答以积聚义说名为蕴。谓世相续品类趣处差别色等总略摄故。

  复有十二处。谓眼处色处。耳处声处。鼻处香处。舌处味处。身处触处。意处法处。眼等五处及色声香味处。如前已释。言触处者。谓四大种及前所说所触一分。言意处者。即是识蕴。言法处者。谓受想行蕴无表色等及与无为。云何无为。谓虚空无为。非择灭无为。择灭无为。及真如等。云何虚空。谓若容受诸色。云何非择灭。谓若灭非离系。此复云何。谓离烦恼对治而诸蕴毕竟不生。云何择灭。谓若灭是离系。此复云何。谓由烦恼对治故诸蕴毕竟不生。云何真如。谓诸法法性法无我性。

  问以何义故名为处耶。答诸识生长门义。是处义。

  复有十八界。谓眼界色界眼识界。耳界声界耳识界。鼻界香界鼻识界。舌界味界舌识界。身界触界身识界。意界法界意识界。

  眼等诸界及色等诸界。如处中说。六识界者。谓依眼等根缘色等境。了别为性。言意界者。谓即彼无间灭等。为欲显示第六意识。及广建立十八界故。如是色蕴即十处十界及法处法界一分识蕴即意处及七心界。余三蕴及色蕴一分并诸无为即法处法界。

  问以何义故说名为界。答以能任持无作用性自相义故。说名为界。

  问以何义故宣说蕴等。答为欲对治三种我执。如其次第三种我执者。谓一性我执。受者我执作者我执。

  复次此十八界几有色。谓十界一少分即色蕴自性。

  几无色。谓所余界。

  几有见。谓一色界。

  几无见。谓所余界。

  几有对。谓十有色界。若彼于是处有所障碍。是有对义。

  几无对。谓所余界。

  几有漏。谓十五界及后三少分。由于是处烦恼起故。现所行处故。

  几无漏。谓后三少分。

  几欲界系。谓一切。

  几色界系。谓十四。除香味鼻舌识。

  几无色界系谓后三。

  几不系。谓即彼无漏界。

  几蕴所摄。谓除无为。

  几取蕴所摄谓有漏。

  几善几不善几无记。谓十通三种七心界及色声法界八无记。

  几是内。谓十二。除色声香味触及法界。几是外。谓六即所除。

  几有缘。谓七心界及法界少分心所有法。

  几无缘。谓余十及法界少分。

  几有分别。谓意界意识界法界少分。

  几执受。谓五内界及四界少分。谓色香味触。

  几非执受。谓余九四少分。

  几同分。谓五内有色界。由与自识等境界故。

  几彼同分。谓即彼自识空时与自类等故。

* 来自: 壹十叁 2016-06-16 16:13:53 >
* 更多详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联系我们|云南知青网生活娱乐频道  

GMT+8, 2020-5-29 14:54 , Processed in 0.16242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